欢迎访问吉林省职业与成人教育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职教研究 > 职教研究

职业院校扩招 “工匠之师”难招

来源:工人日报    点击:    时间:2019-3-11 8:05:25

 代表委员呼吁打通职业教育师资建设通道,为职业教育发展保驾护航

 

37日下午,富士康科技集团廊坊园区工会主席徐建华代表(右一)、张家口市农业科学院总农艺师赵治海代表(右二)、河钢邯钢三炼钢车间副主任周文涛代表(右三)在会后继续交流职业教育话题。 本报记者 杨登峰 摄

 

这个早春,职业教育扩招首次被写进政府工作报告,这一消息在两会会场内外引发强烈关注。

 

“我数了一下,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职业教育的论述有10多行。”全国人大代表、武汉市第二轻工业学校数控中心主任禹诚对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重视发展职业教育的表述感到惊喜。

 

从“完善职业教育和培训体系,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被写进党的十九大报告,到20188月我国高职院校首个“世界一流”建设方案获批通过,再到近日国务院印发“硬核”文件《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以及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今年高职院校扩招100万人,职业教育正在昂首迈入属于它的“黄金时代”。

 

职教的春天需要一支高素质的教师队伍来保驾护航。《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明确提出,多措并举打造“双师型”教师队伍。连日来,在全国两会上,不少代表委员提出,“当前职教师资面临‘三少’的难题,具体表现是,报考高校职业技术教育专业的学生少,该专业从事职业教育的毕业生少,进入职教师资队伍的青年教师留下来的少”。

 

还有委员提出,100多个专业只有1个专业代码,导致职业技术教育专业毕业生在成为职校教师的路上遭遇了“梗阻”。

 

职教硕士分有100多个专业,却只有1个专业代码

 

许多人不了解的是,目前我国有8所规模相对稳定,兼具人才培养、职教研究、信息交流、服务咨询四大功能的职业技术师范院校。此外,一些大学中存在的职业技术教育学院,承担本科、研究生层次的师资培养。这两类院校构成了职业院校师资的主要来源。

 

在全国政协分组讨论会上,广东技术师范大学副校长许玲委员提出了一个“从职业教育学专业硕士毕业,却遭遇‘当职校老师难’”的问题。

 

“几乎所有人都不了解这个专业代码给职业教育学学生带来的影响和困扰。”许玲委员说。

 

记者了解到,我国从2000年开始设立“职业院校教师在职攻读硕士学位”这一硕士类别,全国共有30多所高校参与这个硕士类别的培养工作,招生专业有100多个,主要培养硕士层次“双师型”教师。2015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决定在“教育硕士”中新增“职业技术教育”项目,将前述的职教教育硕士类别纳入“教育硕士(职业技术教育)”中培养,目前“教育硕士(职业技术教育)”已经有4届毕业生。

 

专业设置的发展演变,顺应了社会发展和职校师资人才培养的需求,然而,也出现了一些与实际不贴合的情况。一些职业教育领域的代表委员介绍说,教育硕士里有17个具体专业细分,比如教育管理、学科教学等,每一个都有自己的专业代码,而作为其一的“教育硕士(职业教育领域)”只有一个专业代码。“但这个领域之下还有100多个专业,所有学生报考求职时共享同一个专业代码。”许玲委员说。

 

专业代码对教育硕士(职业教育领域)毕业生究竟有什么影响?许玲委员心痛地指出,根据现在的人事招聘制度、公务员报考制度,用人单位都会发布今年需要招聘什么专业类别毕业生,并且会给出清晰的专业代码。专业代码对不上,即便在这类专业毕业,也无法通过报考筛选。

 

“专业不符”阻碍职教硕士当上职校老师

 

因“专业不符”的问题而不能报考某些岗位的新闻,时常见诸报端。许玲委员列举她在调研中发现的诸多例子,“比如某一个中职学校,要招机械类专业毕业生当双师型老师,他们只会想到一级学科下二级学科的机械类专业代码,不会想到职教硕士下面也有机械类双师型毕业生,所以当学生拿着毕业证书去报名的时候,对方会说我们只招机械类某某代码的,你这个代码对不上。”

 

职业教育学硕士想进入其他公职岗位也遭遇困难,记者了解到,比如公务员考试,一个财税体系单位需要会计或财务管理类毕业生,就会列出相应的会计学或财务管理学的专业代码,职教硕士里也有会计专业,但是这些毕业生使用的是职教硕士的统一代码,和会计学、财务管理的专业代码不符。

 

“专业很吻合,就因为代码的问题报不上名。”作为校长,许玲委员非常担忧学生遭遇就业困难。

 

“把职业教育学提升为一级学科”

 

职校老师被称为“工匠之师”,既传道又授业。“工匠之师”是决定职业教育办学质量和人才培养质量的核心要素之一。在39类专硕体系里,职业教育硕士似乎显得小众。但这一专业的毕业生能否顺利当老师对职业教育发展的影响却非常大。

 

“事实上,国家对应用型人才的需求是很大的,设置这样的专业,也有着现实考量。我们的初衷是专门为职业教育培养老师,但现实似乎出现了南辕北辙的情况,学生没有畅通的渠道进入职业教育学校老师的序列,最后只能转行。”许玲委员担忧地说。

 

许玲委员算了一笔“未来账”:“职教硕士里,每年保守估计有两三千名双师型毕业生,如果每年损失两三千人,对整个职业教育师资、人才梯队的建设,以及对我国职业教育连续性稳定性发展,都是巨大的损失。”

 

不少代表委员都注意到职教硕士的就业难题,他们提出,“把职业教育学提升为一级学科,在一级学科底下就可以拆分专业,匹配相应的专业代码,并且提升相关待遇,多措并举鼓励职教硕士去职业院校当老师。”

 

天津市津南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李文海委员也很认同这种观点。他说:“今年要扩招100万名职教生,如何落到实处,考验相应的保障和鼓励政策,师资保障更是重中之重。”

 

不少代表委员提出,教育大计,教师为本。当前,我国职教教师教育工作与快速发展的职业教育现状还很不适应,存在教师选拔、政策支持等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推进职业教育现代化进程,必须高度重视和研究解决职教教师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助力“工匠之师”成功就业,并得到来自学校和社会的尊重。